厨子戏子痞子

很久都没有静下心来写长一点的文字。信息获取倒是挺多,整天都看别人的文字去了。赞同的时候就分享一下,不喜欢当然就略过。孔子说“述而不作”,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社会的进步需要什么?我以为,需要一个突破点,需要一群人去钻破这个点,然后到达外面一层。对于没有自觉的社会,这大概是唯一的办法。那个突破点一定很悲催,而那一群人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。你可以把这些称为社会进步所需要付出的代价。

如果一个社会需要这样才能进步,它不一定不是个好社会。可一旦这样的代价昂贵起来,它就一定不是个好社会。

据我所知,美国的法官在裁决一件案件的时候,会参考过去的判例,看看有没有先例。而一个案件要成为一个先例,必然经过社会舆论的反复讨论。这是一个正常运转的社会典型的自我更新过程,或者说自我进化过程。

中国大陆的情况就不乐观了,因为它只有两个字:封堵。

有人上访,它就截留。

有人游行,它就阻挠、驱散。

有人自焚,它就漠视、封锁消息。

有人抗拆迁,它就停水断电、使之孤立无援。

有人思考了,说了点历史,表达了看法,它就屏蔽、删除之,严重的再请喝茶。

这个社会的圈子越来越小,墙壁越来越厚,怎么钻也钻不出去。它还在旁边放上几个大喇叭,整天吹嘘自己的社会多么优越,多么先进。

PS:昨天晚上和同事们去看了这个电影,有些沉闷。导演试图通过精巧的剧情结构、演员的风格化表演以及一个中心事件得到一种自我特色,但控制力不够,显得不太成功。

Advertisements